Baa.

你的支持,是我繼續cos最大的動力

【雷安】追逐(短篇,一发完)

▲很多私设!
▲非常OOC
▲以下为个人眼中的雷安
▲有雷安内心戏
▲有微双向暗恋,后在一起,HE
▲不能接受者自行右转

两个强烈的太阳是无法同时存在的,
因为它们的同时出现,凡人是受不了的,
若是太阳与月亮呢?
一个属于白日,
一个属于黑夜,
他们是那样互相吸引又无法触碰彼此,
他们永远在互相追逐,
即使如此,他们有时也是会出现在同一片天空里,
唯有它们自己知道,
对方即是自己在追逐的──
那道光。

───
那是我一直以来都在追求的自由,不需要伪装自己,如此地随心所欲,哪怕它是个蛮横不讲理、霸道又嚣张,和自己背道而驰,与自己信念相反的人──
雷狮。

明明是个恶党……

从他身上看到了自由的影子,无拘无束,想说什么、就说什么,想做什么、就做什么。
我依然记得恶党在某次交手后问我的问题,他靠着身后的岩石,汗水打湿了他的发尾,他说,
「你不累吗?」
「啊?你问这做什么?」
「你只要回答就好,对每个人都那样笑着,不累吗?」
「为什么会累?帮助任何人是在下的义务,那是身为骑士的在下该做得事。」怎么会不累呢。
「又是你那愚蠢的骑士道?」
「你说什么!你这恶党。」
「呵,走了。」
他起身后,扛起锤子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潇洒感,但是熟悉的孤单是藏不住的。
我刚刚……居然觉得恶党有点帅,他可是个恶党!
再次见面时,是在迷宫星抢夺分数牌,那时救下了艾比小姐,却不是第一次与雷狮海盗团对上,佩利冲上前的那一刻,我心中只有满满的无奈。
「恶党就是恶党,没有共同的信念,也缺乏相互的信任,这样的你们是赢不了我的,下辈子,投胎做个好人吧。」
「三番五次欺负我的手下,很有意思吗?」
「遇上了,就顺手替你管教下。」
「那我还要谢谢妳了。」
你问我分数牌,说实在的,我不想与你交手,
或者说,

我不想与你为敌。

过了几招后,我们停手,看着彼此的双瞳,
我就可以知道你的想法,而你亦是。
果然、最了解自己的人,往往都是敌人吗?
敌人?我和雷狮吗?

从迷宫星回到凹凸星之后,迎来了短暂的休战期,我在大厅再次见到卡米尔,严格说起来,其实我是被拦下的,我看着眼前长相和雷狮有几分相似的蓝瞳少年,明明是不同的个体,那股狮子般的气场却如此相像,而眼前的是一只懂得收敛的狮子。
「那个……有什么事吗?」
「大哥说,他不想把宝贵的杀人名额放在那些杂碎上。」
「我能说的就这些,告辞。」
为什么要特地说这些话呢?
说起来,雷狮海盗团中,卡米尔算是最成熟的存在吧!他的蓝瞳总有能看透一切的感觉。
我看见卡米尔走回雷狮身边,没听清他们的对话,但是那双紫瞳却直直盯着我,问本人不是更快?
他不是想杀人,
而是到不得不的时候,才杀人。
我突然想起凯莉小姐前些天跟我说的话,
「也许大家看到你都认为你是个神经病,但雷狮不同,他是你骑士道中唯一的变数。」
「变数?」
「自己好好想想吧
为什么你这么针对他。 」
为什么……吗?
我针对雷狮吗?
因为他可是恶党啊!到处欺负人的恶党。
但是他又真正欺负过谁?
凹凸大赛又何有欺负一词?
谁会不想在大赛中活到最后?
他们努力活着,是因为害怕失去,
他们努力活着,是因为实现梦想,
他们努力活着,是因为没有退路,
而我努力活着,是为了──

追求自由。

───
我一直在追求自由,不断地,在追求自由。
华丽的建筑,奢侈的装潢,
可笑的皇位,虚伪的笑容,
肮脏的人心。
我仿佛是一只被关在鸟笼里的老鹰,我什么都有,却也什么都没有,那些在雷王星的所见所闻,不过是这宇宙的一角,所以,我想离开。
忘了是什么时候,从卡米尔口中得知了一个名为「大海」的东西,那时也更加确定了我想离开的念头,舍弃了皇子的身份,建立了雷狮海盗团,成为宇宙海盗,参加了凹凸大赛。
我第一次看到他的笑容时,觉得他与以前在皇宫里遇到的人并无一二,一样虚伪、一样恶心。后来事实证明我错了,他是真心以骑士道为傲,真心地想帮助任何人,同时也真的愚蠢。
他以为所有人都和他一样毫无心机吗?他所有帮助过的那些人,又有谁会真心在乎?呵,可笑,在这凹凸大赛中,居然还能保持这般正义与善良,该说他是愚笨还是天真呢?
大赛第五,
安迷修。
你真的是太善良了。
呵,我居然在为那个笨蛋骑士担心。

「恶党你不累吗?」
熟悉的嗓音将我拉回现实,说话者用绷带包扎着手臂上的伤口,一手拉着绷带的一端,一口咬着另一端,拉紧。
「呵,那是弱者才会有的东西,我不需要。」
「再强大的人也是需要休息的。」他回应了我一抹笑。
一抹灿烂的笑。
我才发现,他对每个人都是这般无私的笑容,还有那双清澈的湖水绿双眸,干净到,想让人在上留下自己的痕迹。
我刚刚,是对笨蛋骑士有什么想像吗?
我刚刚居然觉得安迷修的那个笑容,很好看。

他就是他,哪怕遭人白眼,也要贯彻他的骑士道。
「你还挺叛逆的……不对,你不是一个叛逆的人,你是一个向往叛逆的人,一个向往叛逆,却又无法彻底执行的人。」
你比我更像一只被笼子囚禁的鸟,但是你看起来却如此自由,那是我,舍弃一切也要追求的东西。
「你真的是恶党吗?你今天好怪,一直出神,找我打架也出神,现在也是。」

或许,我突然能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喜欢和安迷修唱反调了。

「说得一副很了解我的样子,那、平时的我是什么样子?」
我拉过他的领带,使得他能直视我的眼睛说话,他有些慌张地移开视线,但是耳尖上的红晕不会说谎,他边挣扎边用双手抵着我的肩膀,我哼笑一声,生怕他跑走似的抓牢领带,压下身子靠近他,并在耳边低语,
「笨蛋骑士,有没有人说过,你真得很不会说谎。」
他愣了似的停者挣扎,我却没有错过他肩膀的微微颤抖,真可惜安迷修没有尾巴,不然一定可以看到此刻是竖起的模样。

大胆假设,小心求证。

我轻咬了一口安迷修的耳朵,他又抖了一下,我笑道,
「总之我就是这个意思,你好好想想吧。」
我松开手中紧握着的领带,那些皱痕凸显出它先前有多么的平顺、整齐。
突然想起卡米尔在迷宫星和我说的话,
「大哥对安迷修似乎很不同。」
「从哪看出来的?」
「方才。」
「你不觉得,他脸上若是出现了笑容以外的表情,会是件很有趣的事情吗?」
「大哥喜欢他吗?」
我笑而不语。

狮子,是一种会等待的动物,看准食机,等猎物主动上钩。
例如现在。

我转身就走,我赌的,是一句挽留。

「恶党……」

我赌赢了。

「嗯?」我回头。
「你……霸道又任性、骄傲又自大、爱欺负人又不讲理,可是……」
「可是?」
「我听说……师子都是一夫多妻制的……」
「噗哧。」
我勾起一抹笑,看着眼前这个双颊都被红晕侵占的害羞骑士,脸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似的,将他拥入怀中,并在耳边说道,

「你希望的话,我愿意只为你当一只一夫一妻的狮子,你呢?」

「我……我发誓,将对所爱至死不渝。」

你就是我所追求的自由。

───────Fin.

其实一开始是想献给雷狮生日的贺文,
但是真的赶不上。゚(゚´Д`゚)゚。
一直觉得雷安就是在互相追逐对方,
觉得对方拥有自己没有的东西,
谢谢大家看到这里!!!!!

评论

热度(8)

©Baa. | Powered by LOFTER